品书免费小说 > 游戏 > 多年戏精熬成妃 > 第五十六章 久违的真相(二)

第五十六章 久违的真相(二)(1 / 2)

司马煜答道:“自从子衡回禀说凌楚玉和六弟有联系,本王便派出内线也将六弟监视起来。我发现他竟然在偷偷调度京畿驻军,驻军主将多次深夜出入他的越王府,似乎在秘密商讨些什么。我便立即明白,他意欲何为了。”

苏小小其实已经听懂了,但是有些关键处又没能想通,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迷茫。司马煜看她不解,又解释道:“其实也不复杂。他默许凌楚玉做这件事,无非考虑了两种情况,若父皇不追究你,晏熹将军受伤,那他是代替晏将军领兵川西的最好人选,如果成功平叛归来,那他又添军功一件,川西虽远但物产不薄,若能成为自己的封地也是拥兵自重的一块宝地;若父皇追究,他便派人劫囚车将你救下,平午门法场之乱必会调动宫中的守卫。他自己就趁乱调动京畿驻军直逼皇宫,京畿驻军都是他多年亲信,此举胜算极大。所以无论结果如何,对他,都是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“你是说,他利用我?!他真的要反?”小小愕然,此时才猛然明白刚刚司马煜问自己是否当真要听是何意,他不是害怕他做了何事让小小不能接受,而是担心她一旦知道自己一直以来信赖的司马越竟做出这些事,她是否能够坦然面对。

“对,他真的要反。救你是虚,逼宫是真。他大概认为,能保你无虞,所以凌楚玉做这件事,他知道,并且还悄悄提供了一些帮助。”

“可是他……没有动机啊?”苏小小摇了摇头,还是不信,“他有疼他的母后,有琬公主,军功赫赫,风头无两,何必铤而走险行犯上之举?”

“这确实与你有关,但你非是主因。其实他早就知道父皇忌惮他的兵权,虽是父子但又何尝没有嫌隙?他又无太子之位,一旦父皇驾崩本王继位,在他看来,他与母亲、妹妹只能任人宰割、苟且偷生,世世代代受君王猜忌。他当然也在给自己留后路,只是不急于一时。但因为你屡次涉险,他定是感到无权无势,受制于人,无法给你名分与安稳的生活,便想铤而走险,先夺皇位。”

“这么说,是我一直在逼他,是我害了他?”小小失神喃喃道。她突然想起那日在狱中,司马越对她保证,这一次他会为她一搏,她以为他只是说劫囚一事,却不料他为她搏的是天下。他不止是要她活着,还要她堂堂正正、平安喜乐得活着。想到这,她心情沉重,不发一言。

“无论外部的环境如何,选择是自己做的,与你无关。”司马煜冷冷道,“他也不该利用你。无论是何目的,这都不是一步好棋。”

其实小小内心十分复杂,这段与她内心的设想大相径庭。她一直认为是司马煜勾结凌楚玉谋害皇上、皇后,再栽赃给她,顺便借她除去司马越。可如今她知道自己错了,她又十分后悔,后悔自己对司马越施压,要他维护她,又后悔自己没有早些了解事情的真相。同时,她又恨司马越利用自己行谋反之事,欺骗自己、隐瞒真相。要知道,这件事对司马越来说是百利无一害,甚至他承诺可以保她平安、给她名分,可是对她而言,就是要背负一生的污名了。

“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?”

他竟让她恨了他这么久。

“他谋反一事确实是本王告诉父皇的,才使他尚未出兵就被禁足在府中。他欲出府救你被父皇的禁军断了一条腿也是真。而你要是没想到自救的办法,你那日也得午门赴死。所以,你恨我,合情合理,对我而言,没什么不同,何必多言?”司马煜眸中又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神色。

但这当然不同,她恨的是他煽风点火,将司马越劫法场渲染成了谋反,但如果司马越真是动了反心,那司马煜作为太子据实禀告皇上,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。小小想起那夜自己脱险后去东宫质问他,控诉他弑君戮母杀弟,情绪激动、神志尽失,分明不是想好好谈话。那时她根本无心了解真相,她对自己太自信了,不能怪他不说。

谁又能想到,这些罪名,竟然一项都不是他的。

“那又为什么今日愿意告诉我了?”小小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。

最新小说: 拳皇之里草传奇 高冷男神,我要拿下你 白明,白明 听风说你也喜欢我 从斗罗开始签到诸天世界 布衣天国 霸爱兽世:兽夫,不要急 不搞事的修仙者 帝王盛宠:萌妃当道 冷面医仙